波士顿咨询何大勇:数字化时代下,资管市场的未来是生态经营和投研再造|

发布时间:2020-09-24 12:49:28   来源:美股    点击:   
字号:

原标题:​波士顿咨询何大勇:数字化时代下,资管市场的未来是生态经营和投研再造

在“重拾增长 数字时代——中国资管市场新趋势”的主题演讲中,何大勇结合中国资管市场的发展历程,围绕新形势下资管市场的重新起航和数字时代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两方面展开,并为市场发展指出两大方向——生态经营和投研再造

波士顿咨询(BCG)董事总经理、全球合伙人,金融机构中国区负责人 何大勇

《投资时报》研究员 卓玛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全球,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世界经济格局也由此发生深刻变化,众多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全新挑战,但在卓有成效的政策导向和全国人民上下一心的严密防控下,中国成为最快从疫情中站起来的国家。

放眼全球,疫情的阴霾仍未过去。在当前背景下,身处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发展将走向何方?资本市场将如何演绎?中国资管市场又有那些新趋势、新变化?

2020年9月22日,由标点财经研究院联合《投资时报》共同主办的“见未来•2020第三届资本市场高峰论坛暨金禧奖年度颁奖盛典”在北京王府半岛酒店隆重举行。现场超过300家上市公司及金融机构的嘉宾共聚一堂,围绕全球经济、证券市场投资策略、中国资管市场新趋势、公募基金投资、区块链及后疫情时代企业的进击与蝶变、大资管时代金融机构的突围与创新等多个议题展开分享和讨论。

作为中国资管市场长期的研究者和观察者,波士顿咨询董事总经理、全球合伙人,金融机构中国区负责人何大勇在论坛上发表了题为“重拾增长 数字时代——中国资管市场新趋势”的主题演讲。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演讲中,何大勇结合中国资管市场的发展历程,围绕新形势下资管市场的重新起航和数字时代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两方面展开,分析了国际贸易进程、新冠疫情对资管市场的影响和数字化时代资管机构该何去何从,并为市场发展指出两大方向——生态经营和投研再造。

转型中重拾增长

2012年—2019年是中国资管市场高速发展的八年,中国资产管理规模从26.2万亿元增长至110.1万亿元。其中2012年—2016年高歌猛进,随后经历了资管市场的治理整顿,进入调整期,2018年资产管理规模录得11%的负增长。可喜的是,2019年整个市场重新增长,全年实现3%的涨幅。

虽然2019年市场总体实现增长,但不同机构表现不同,市场分化加速,呈现“四升三降”局面。银行理财、保险资管、公募基金和私募基金分别出现6%、16%、13%和8%的增长,而信托、基金子公司和券商资管则分别录得5%、18%和18%的同比下滑,不同机构有喜有忧。

从结构上看,资金端方面,2015年至2019年,中国市场仍以零售资金为主,占比从61%略微减少至60%,养老和保险资金占比逐年上升,分别从5%和17%增长至6%和21%。何大勇表示,下降的主要是企业的资金,过去很多企业都把钱投在资管,这部分资金在过去下降较快。

资产端方面,银行理财中非标资产规模从2017年的4.79万亿元缩减到2019年的3.65万亿元,同期配置占比则从16.2%减少至15.6%,非标规模及占比下降有限,资产端和资金端进一步趋向平衡,久期缩短,但产品期限继续增长。

产品端方面存在存款回流、货基缩水、全球配置和被动爆发四个主要趋势,避险情绪明显。

其中,低风险偏好资金继续回流存款,住户本外币存款规模在2015年—2018年间增长了9%,但仅2019年就实现13%的增长;而货基规模缩水明显,在2015年—2018年实现货币基金规模增长20%的基础上,在2019年出现7%的下降,主要是因为银行现金管理产品与货基差别不大,抢走货基市场份额;不过跨境产品增速较为明显,2015年—2018年间仅增长2%,仅2019年一年就增长了32%;此外被动产品提速换挡,替代主动趋势初现,被动产品规模在2015年—2017年间维持不变,为0.6万亿元,但在2017年—2019年间却出现60%的涨幅,达1.4万亿元。

被动市场空间巨大

“关于中国市场的趋势,我们把中美进行对比更加能够看到未来大的方向。”何大勇说,“主要有资金结构、被动产品规模和养老金年度支出对各支柱贡献比例不同等区别。”

具体来看,和全球相比,中国零售资金是资管市场的资金主要来源,占比达60%,全球水平是40%,机构资金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增长,不过中国养老金当前只占资金来源的6%,全球平均是33%,保险方面中国占比21%,也超过全球平均的14%,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零售资金占比仍是最大,养老金发展空间较为广阔。

何大勇表示,预计中国被动投资产品规模会继续增长。2009年—2019年,十年间,美国被动投资产品规模从1.54万亿美元增长至8.49万亿美元,共增长19%,增长缓慢,到现在被动投资产品规模占总资管规模的39%。而中国被动投资产品规模一直到2018年都并未出现明显增长,但2019年实现60%的涨幅,当前被动投资产品规模占总资管规模的18%左右,预计未来还会持续增长。

与欧美等成熟市场不同,中国养老金年度支出在第二三支柱产业中的占比仅有3%,美国是47%,差距明显,中国第二三产业潜力巨大。而从养老金年度支出占GDP的比例来看,中国是4%,美国是12%,二三支柱存量养老金占总规模的比例上,中国是23%,美国是90%。各种数据表明中国的养老金目前总量占GDP的比例较低。

何大勇称,中国资管市场还有一个较为明显的趋势,那就是国际化。目前中国金融市场加速开放,外资跑步进入中国市场,世界排名前15的资管机构中已有超10家进入中国市场。

中国资管机构也迅速成长起来,头部中资机构可在规模上在海外排名前30名,例如2019年排名靠前的中资机构分别为平安集团(5.1万亿元)、建设银行(5.1万亿元)、中信集团(4.7万亿元)、招商局集团(4.4万亿元)、中国人寿(3.8万亿元)和工商银行(3.3万亿元),分别在全球资管机构排名第25、25、28、30、40和50。尽管中资机构拥有不凡的体量,但其管理资产中很大一部分是理财保本,因此虽然规模不小,但国际化水平和国际化竞争力还有待验证。

不过外资的进入确实有助于提高中资资管机构的水平。近年来,外资机构切入中国市场主要通过新牌照、新模式和新技术三种新路径,有助于帮助中资机构实现市场环境与国际接轨、共同推进客户投教和加速人才交流经验碰撞。

何大勇预计,未来外资在中国资管市场的作用和影响力会越来越大,有助于提高中资资管机构的竞争力。

何大勇也谈到了新冠疫情对资管机构的影响,以及全球资管机构如何应对此次危机,总结下来主要有四点:其一,打造应对危机的组织弹性和韧性,根据外部环境变化适时调整,从危机中吸取经验教训,建立更加完备的风控管理体系,并化危为机,在危机中寻找新的投资机遇;其二,危机当中资管机构的数字化进程也在加速,需要通过数字化提升自身研究能力、投资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其三,危机也让这些资管机构勇于承担社会与经济发展责任,例如加大对EGS的投资,EGS投资的运用深度也在加深;其四,还应在危机中抓住中长期投资机遇,这是全球资管机构应对疫情的普遍做法,打造弹性韧性、加速数字化、践行社会责任、抓住价值机遇。

数字时代的机遇和挑战

“回顾整个资管市场,资管行业在重新起航的同时,也在结构上发生变化,国际化进程加速,资管机构普遍积极采取措施应对新冠疫情。”展望未来,何大勇认为资管机构不可回避的一个课题就是数字时代的机遇和挑战。

而数字化时代的资管机构到底该何去何从,又该做哪些事情?他表示主要是两个主题——生态经营和投研再造。

何大勇介绍道,从1990年至今,中国金融行业经历了四次数字化浪潮,分别是信息化二次升级期、移动化成长期、开放化时期和智能化发力期。

在早期,很多资管机构内部数据标准不统一,信息化的二次升级某种程度上也是这些系统的内部信息化工作。而智能手机的普及在过去十三年深刻改变了金融行业,不过这一时期资管行业的移动化水平相对金融行业仍发展较慢。进入开放化时期,价值链上其他机构,如财富管理机构和科技供应商需协同融入各类生态与场景,共同打造大资管的新生态。当前资管机构正处于智能化发力期,正在加速进入数字化的时代,何大勇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可能是会决定整个资管机构两极分化的关键时期。

“在数字化形势下,行业面临格局重塑,但不同规模和不同业务模式下资管机构的重点并不相同。”何大勇介绍到。

从规模来看,大型资管机构利用数字化可以完成整个业务的定制化和综合化,能结合自身商业模式、运营和技术架构,实现体系化升级,使得大型资管机构和中小型资管机构的差距进一步扩大,强化头部机构的竞争壁垒,强者恒强,利好大型机构。

对小型机构而言同样也是利好,小型机构得以较低成本标准化和专业化自身的系统和数据,技术进步降低了准入门槛,但提高了差异化难度。不过何大勇也表示,某种程度上数字化会导致大型资管机构和小型资管机构的两极分化。

“不同类型的业务模式导致数字化发力的重点是不一样的”,何大勇称。从业务模式来讲,数字化对不同资管机构的影响不同。

多数公募、私募和券商资管主要从投研入手,应用智能技术,加强投研能力,发掘投资机会。而部分大型公募和大型理财子公司则从规模入手,发力运营层,通过数字化实现降本增效,扩大规模优势。富达投资等理财子公司是从客户入手,将个性和智能的产品与服务嵌入以移动端为核心的场景和平台当中,发力点更多是移动端的客户触点这类工具。最后一类是诸如贝莱德的提供解决方案的专家,从平台入手,通过自建科技与系统能力,打造1—2个数字化专长。

生态经营与投研再造

何大勇称,中国数字化的第一个主要趋势是生态经营,财富管理机构和资产管理机构深度融合,整个大财富、大资管的生态中有很多机遇,具体有以下几点。

第一是中国资管机构如何在客户层触达更多客户、普惠更多大众,让更多的消费者和老百姓了解、知道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完成投资者教育,并把这些客户收入囊中。第二在触客层,要加强线上平台的个性化运营,推送不同的资管产品供客户选择,将线上流量转化做到极致。第三在产品和投资管理层,要加强以客户为中心的产品与服务,包括养老健康等服务、投资者教育与持续互动、投资顾问与财务规划服务和各类投资产品等。第四要深耕生态,从医疗、养老各类生态及场景切入。第五赋能财富机构,通过B2B2C的方式把智能投顾、智能投研赋能给资管机构。

关于机构生态经营也是类似的,包括客户层、触客层、产品和投资管理层及科技与基础设施层,主线就是以客户为中心,切入点主要包括四点:第一是资产配置与运营外包平台,第二是投资人、产品、资产配置和交易平台,第三是服务赋能资管机构,第四是通过提供托管服务、清算服务、估值服务和科技服务切入到整个机构生态当中。

最后一个趋势是投研再造。过去资管主要依靠精英人才,目前全球范围内整个投研体系通过数字化手段固化是一个大趋势,通过自上而下的投资理念、方法、互动的机制以及算法和平台把整个投研体系化,减轻对精英人才的依赖。事实上,投研价值链端存在很多数字化、智能化机会,比如市场标的的研究,投资策略的开发,交易的执行都可以通过算法和数据实现。未来一段时间内,通过数字化和数据固化升级、再造整个投研体系是大趋势。

(以上内容根据会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嘉宾本人审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